首頁首頁 > 歷史軍事 > 架空歷史 > 唐騎
唐騎

唐騎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3.12 M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27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阿菩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大風狂飆,席卷萬里,馬蹄踏處,即為大唐!
    一段由神秘圣旨和魚形令牌打開的歷史,一顆從漢唐跳動至今的帝國雄心。你將徘徊在真實與夢想之間:華夏帝國最糾結的怛羅斯之戰、唐朝名將高仙芝、強大的黑汗王朝、說不盡的碎葉城、代表著強大帝國光榮的漢宣定胡碑、昭山夜宴、血污之城……“死亡幽靈”帶你走進真實的幻境。
    當你回到1000多年前,中亞的絲綢之路上正上演著一場戰爭,那時候的唐朝已經淹沒在歷史的浩瀚煙海之中。然而,一支唐朝的軍隊卻為著往昔帝國的榮光而殊死搏殺。他們被帝國遺忘,不知年號,更不知大唐帝國是否還在,但昔日的光榮與驕傲激勵著他們打敗西域列強,重回長安。
    這場戰爭不僅僅是一個歷史的片羽,它更是中古時代東西方戰爭一直延續著的幽怨而悲壯的傳唱,這是中華帝國的聲音,也是與你我相同的現代人的慨歌。
      怛羅斯與寧遠城之間雖有小路,但轉運起大量軍事物資來并不方便,若要走雅爾、滅爾基一路,卻又隨時會受到來自八剌沙袞的攔腰攻擊。唐軍如果要繼續攻擊薩圖克不但要冒上被他拼死一擊的風險,而且就算能夠成功,占領怛羅斯以后得分出大量兵力,用以同時面對來自薩曼與八剌沙袞的壓力,結果恐怕是得不償失。
      劉岸道:“你的分析甚有道理,只是薩圖克去求薩曼的話,應該會比來求我們更容易成功才對。為何他卻先來找我們呢?”
      何春山道:“薩曼與他們雖然曾是盟友,但薩圖克卻剛剛累得奈斯爾二世大賠了一筆,且薩圖克在我軍手下連吃敗仗,似乎全無還手之力,威信掃地,西域各大勢力對他都失去了信心,當他是站在墳墓邊上等死的人。若薩圖克現在去投靠薩曼,布哈拉那邊不會給他好臉色看的。但若能得到我軍的諒解,他再將這個消息泄露給薩曼,薩曼聽說以后,多半就會主動來爭取薩圖克了,那時他左右逢源,就有可能在三大勢力的縫隙之中存活下來。”
      何春山說的乃是生意場上常見的現象,冷門的貨物沒人要,有人開價了就吃香,中土有句諺語:“瘦田沒人要,耕開人人爭。”其理亦同。如今薩圖克就是要爭取唐軍第一個開價,讓自己從一個沒人過問的廢物變成一個各方爭著要的香餑餑。


    第166章 和平的威脅
      劉岸聽何春山分析了薩圖克的動機和手段后,道:“他們若是想要利用我們,怕也沒那么容易得逞。”
      “其實就是讓他們得逞又何妨呢?”何春山說道。
      “你這是什么意思?”劉岸問。
      何春山道:“薩圖克利用我們,我們也可以利用他們。薩曼若是以為我們已與薩圖克達成諒解,不但會去爭取薩圖克,而且對我們態度也會軟很多。鄭濟和斯提爾談了那么多的條件,巴勒阿米原本的打算,應該只是敷衍應付,但如果局勢有了變化,卻有可能因此而順水推舟、弄假成真。而鄭濟和斯提爾談的密約,對我們雙方來說卻是都有好處的。”
      鄭濟和斯提爾的密約劉岸早已從李臏處知道了前因后果,但是從敵營剛剛回來的劉岸,卻對唐軍當下的內部形勢和所面臨的外部局面,有著比以往更加深刻的認識。
      他曉得何春山所說的“好處”乃是一種穩定與平衡,即設法維持嶺西現有軍政勢力的分布格局,在達到一種勢力均衡之下建立和平,再在和平的基礎上開拓商路,這無疑符合安西境內一部分人的利益與期望,甚至也是西域某一個階層的利益所在。
      正因此,近來的一些事態,正在影響著唐軍的決策朝這個方面發展。
      穩固的邊疆,和平的外交,通暢的商路……這大概也是大部分安西民眾所渴望的生活,就近期而言也符合安西大都護府的利益。可是就長期而言呢?
      當邊界確立起來,當安全得到了保障,當生存變得不是問題,當人們開始用商業來追求財富的時候,唐軍的將士們還將為什么而戰,還是說,他們將從此失去了戰場,失去了用武之地?
      一直以來,唐軍之所以能夠不斷壯大,靠的就是生死攸關的威脅,在生死線上不斷掙扎,正是求生存的意志激發了他們最大的力量!可如果懸在頭頂的寶劍忽然歸鞘,安西唐軍還將靠什么來維持自己的銳氣與戰斗力?如果唐軍失去了戰斗力,這份靠軍勢平衡構建起來的和平,又能夠繼續維持多久呢?
      “這份和平,會不會來得太早了呢?”
      ……
      還在八剌沙袞時,在南下之前阿爾斯蘭曾召開了一個軍帳會議,探討南下的目標與策略。南下是肯定的,混一了兩河流域的嶺西回紇風頭正勁,當然要對外擴張,不過當時阿爾斯蘭有兩個用兵的選擇:一個是安西唐軍,一個是薩圖克。
      對于安西唐軍,意在驅逐,即將唐軍趕回葛羅嶺以東去,至于進入疏勒,在疏勒攻防戰以后西域諸胡已經不知不覺間產生了恐懼心理,覺得葛羅嶺山口以東是一個不可測的用兵之地——號稱二十萬人的諸胡聯軍,說敗就敗了,除了薩圖克帶了兩三萬人逃回來之外,其他軍馬幾乎每一個整編得以撤回,疏勒,疏勒,那實在是一個太叫人害怕的地方了。所以大部分人都對越過葛羅嶺山口有了一種莫名的恐懼感。

下載地址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