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純愛耽美 > 沒人要的白月光
沒人要的白月光

沒人要的白月光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232.45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28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酒幾徐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abo題材,ao不平等背景

    顧清言是個白月光。
    雖然他的初戀顧樾討厭他,他的前男友阮悅之嫌棄他,他的老公林燃不愛他。
    但顧清言依舊是個白月光,因為他是阮悅之的心中的白月光。
    清高嬌貴,若即若離,不做白飯粒是顧清言身為白月光最后的驕傲。
    這是一個總在倒霉的白月光受在無數次被拋棄后終于遇到了白月光攻的故事。

    標簽:開放式
      蔣立非沉默了一會兒只是說,“你為什么會這樣說?蕭少尉,我要比你年長很多,為什么不是在我的葬禮?”
      “因為您是對國家有貢獻的人,聯邦離不開您,”顧清言緩慢的敬了個軍禮,“您是有價值的人,應當活的長長久久。”
      還是因為身體沒有恢復,他感覺有些倦了,卻努力阻止席卷而來的困意,用力的眨了眨眼睛。
      “睡吧,明天又會是嶄新的一天。”
      也許是因為困意讓蔣立非的聲音變得分外輕柔,顧清言真的睡了過去。
      蔣立非靜靜的望著他溫柔恬靜的睡顏,唇齒開開合合,“今晚的月色真美。”
      他站起身,過了好久終于在顧清言的眼睛上落下了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下輩子,我去找你。”
      作者有話:今晚的月色真美。夏目漱石最經典的告白。顧清言和蔣立非是屬于在錯誤的時間里遇到了正確人。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他們不可能生活在一起。
      在顧清言的眼里,這只是他一個人的煩惱是他的單戀,但即使是這樣,他也愿意勇敢的表達喜歡,這是一種不管怎樣,都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情的感情,無論結局如何,我都曾愛過。
      蔣立非更加內斂,他給不了顧清言想要的,因此不會給他期望。可感情是一種不可控的東西,所以在不為人知的地方,還是會不小心泄露心思。


    第四十五章
      也不知道是暗殺事件的余熱還是因為其他,顧清言和蔣立非突然就上了熱搜,還被有心人扒出了兩人在意大利結伴旅游的事情。雖然不到十分鐘這條熱搜就被官方控制,連關鍵字也再搜不到。
      但還是被別有用心的人呈到了陸云深的面前,陸云深看后臉色只能用慘白二字來形容。就連握著茶杯的手都在顫抖。
      當天,陸云深就來到了醫院。他照例提著親手煲的一鍋排骨湯,不同的是這一次他背了一個超大的愛馬仕包包,里面還裝著他的愛寵牛奶。
      昨晚顧清言睡的特別安穩,仿佛之前的種種都是一場綺麗的夢幻。然而夢境過后,面臨的或許就是真正的現實。
      陸云深來到的時候,顧清言正在醫院的小花園里看書,全英文的詩集被他捧在手里,看上去恬靜安逸,就連閱讀時嘴角勾起的淺笑都柔和的不可思議。
      歲月靜好,現世安穩。不知怎么陸云深就想起來這樣的話。
      “你的身體好一點了嗎?”
      陸云深走進顧清言露出了十分甜美的笑容,顧清言見到他連忙放下了手中的書,“謝謝您的關心,我已經好多了。”
      顧清言見到牛奶,一雙黑珍珠一般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你好啊~”
      笑著跟牛奶打了招呼,雖然牛奶還是和以前一樣對他并不感冒。陸云深從包里拿出了手機,點開了微博的一張照片與顧清言分享。
      “這是我最近的一個萌寵微博,博主家的布偶貓特別可愛,很像我們家的牛奶了。”
      陸云深細細的觀察著顧清言的臉色,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事實上他早就發現那個萌寵微博的網紅貓咪是他家牛奶的孩子了,不止是因為它和牛奶同是布偶貓,而是因為這只網紅貓咪和牛奶下的小貓咪中最漂亮的那只一樣,尾尖上都有一圈白毛。
      顧清言垂下頭再次抬頭的時候輕輕說了一聲對不起,陸云深的笑容更深,“蕭少尉,你為什么會這么說?”
      “因為之前在哥哥家看到了三只小貓,是少爺送來的,它們實在太可愛了就抱走了一只……”
      陸云深好看的眼睛微微瞇起,有一種嬌貴的慵懶,“恩。”
      “既然見深都已經把那些小貓送人了,那就不多說了,來喝湯吧。”
      陸云深親自盛了一碗排骨湯,吹了吹遞給了顧清言。顧清言遲疑了一下正要接起,骨瓷碗突然掉落,排骨湯的湯汁濺了他滿身,也燙的顧清言的手指發紅。
      “之前我一直來看你,我以為你會明白,還妄想你是有自知之明的。”
      陸云深突然笑了,還是那樣的甜美,他閑適的理了理額間的碎發,“現在看來能當小三的人,哪個是會要臉皮的?”
      顧清言的臉突然變得慘白,透過陸云深俏麗的臉,就像從沒有看清過他一樣。
      他曾以為陸云深和顧晴是一樣的人,現在看來是他錯了。畢竟陸云深嫁的是將軍,而顧晴喜歡的卻是個陳世美。
      就像為了證實顧清言的猜想一樣,陸云深的嘴角勾起了一個淺笑,“不要以為只有你自己是有頭腦的,不然你以為那么多的omega,立非憑什么娶我?”
      他從包里抽出了一沓資料,拎了幾下,毫不客氣的甩在了顧清言的臉上。
      “你真該感謝我沒有告訴立非你那些臟事。“
      陸云深微抬起下巴,看顧清言半跪在那一張張的去撿掉下的資料,像是低進了塵埃里,卑微的去撿自己掉在地上的尊嚴,

下載地址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