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純愛耽美 > 穿成總裁的炮灰配偶[穿書]
穿成總裁的炮灰配偶[穿書]

穿成總裁的炮灰配偶[穿書]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221.08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29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天星桃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林渡穿越了,成了一本狗血文里的惡毒男配,男配膚白腰細,就是操作有些多,搶著嫁給了主角受的心上人之后繼續作,慘遭離婚,沒了庇護,被主角受的一眾擁簇虐到下場凄慘。

    林渡穿來看著旁邊冷漠的結婚對象,想到原主結局,強作鎮定決定先不離婚。
    禁欲的強大男人一臉冷淡地和他約法三章。
    “第一:別想騙我
    第二:互不干擾私生活
    第三:到時間離婚”

    后來——
    林渡在書中世界演戲做直播擁有了千萬粉絲,粉絲好奇他的私生活。
    想了想,林渡不確定地說:“億萬老公買一送一?”
    粉絲都以為是玩笑。
    直到有一天,帶著百萬鉆表的手出現在直播間,圈住林渡就低沉著嗓:“林渡,再撒撒嬌。”
    粉絲:!!!喲呦呦呦!

    外冷內軟美人受×偏執醋精強大攻

    內容標簽: 都市情緣 豪門世家 娛樂圈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林渡;駱琰 ┃ 配角: ┃ 其它:
      安子清:“做秘書還能蹭高級泳池,沒想到郁總的腹肌很不錯啊。”
      郁總貓:嗯?
      安子清:“哎最近臀部有點干貼個膜吧。”
      郁總貓:嗯……
      后來,安子清發現最近郁總有點不對勁,帶他出旅游差帶他回家還總盯著他……臀部看?
      回去發現貓也不對勁了,天天爪子撓浴室門不說,還總邪魅一笑……
      安子清:我太難了太難了!!!
      桃很感謝你們,鞠躬。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efel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zh-敏、Yolanda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29章 禮物
      林渡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回的酒店, 整個人暈暈乎乎, 明明沒有喝酒,卻像是醉了一樣晃晃悠悠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胖編導走過來跟他說了什么他都沒聽見,耳朵里嗡嗡嗡地響。
      駱炎就站在他身邊, 低頭就能看到林渡的神情, 應激反應眼里含著一層水光, 嘴唇微張,駱炎索性牽起他的手, 是保護的姿態, 坦然對眾人說道:“他哥哥, 過來探班接人。”
      眾人:……你媽的, 這話說的誰信?
      唐東君一臉的麻木, 自從他晚上被駱炎叫起來塞狗糧, 他已經佛系了。
      林渡緩了會兒清醒過來,不太講話,對著眾人鞠了一躬。
      兩人一路都沒說話,一起回到駱炎在石城這邊的房子,房間窗戶多, 駱炎把窗戶全都打開, 夜間的涼風襲來,林渡被吹清醒了, 耳尖的紅意也散了些許。
      駱炎沒逼著他講話, 給他倒了杯水, 就去洗澡。
      出來的時候發現林渡坐在飄窗上, 長腿支著,側著臉看窗外的夜色,冷白的膚在光線不明顯的夜間也是耀眼的,細長的手指里夾著一根煙,點點紅光閃爍。
      駱炎一頓,他還是第一次知道林渡會抽煙。
      駱炎走到窗臺旁邊,把水杯遞過去,沉聲道:“喝口水。”
      林渡嘴角勾起一個笑,沒聽駱炎的話,反而把煙遞進口里,微微轉頭,輕張唇,白煙升起,這包煙是在拍戲那邊買的,那地方偏遠,自然不是什么好煙,氣味沖鼻得很。
      林渡又這樣微帶挑釁和鋒銳地吐出來,帶著一股莫名意味,駱炎一手端著水杯,一手伸出,掐出林渡微揚起的臉,食指在林渡的眼尾輕輕摩挲,溫聲道:“今天是一個意外。”
      林渡沒想到駱炎會直接提起,眼神不由得有些躲閃,今天這事兒確實是意外,但有點觸及他的底線,就像是應激反應一樣,這事讓他的自我保護系統啟動,不自覺就變得鋒利起來,林渡懼怕可能越界的親密關系。
      但就在剛才,兩人相觸的時候,心臟一瞬間過電一樣的感覺令他陌生和不安。
      他該離駱炎遠一點,可在駱炎這樣強勢的解釋和坦蕩的目光下,反而狼狽得想落荒而逃。
      駱炎看著明顯軟化下來的林渡,也沒有步步緊逼,他不急,一點都不急,駱炎眼神晦暗,卻斂眸不讓林渡發現。
      他小時候在孤兒院,大雪天墻角會生長一種花,淡藍色,在雪中搖搖擺擺,不多,是他的小秘密,也是他當時的最愛,他一廂情愿認為這是獨屬于他的花,小心翼翼地呵護和隱藏。
      駱婉柔派人來接他的那一年,也是大雪天,他想著最后去看一眼,卻發現花已經被人連根拔起,后來他離開孤兒院去了海城,再沒見過這種花。
      但現在,他找到了,駱炎看著林渡強撐住搖搖欲墜的冰冷外殼,背后深藍色的天空把他冷白的臉襯得越發冷白,眼神卻對他泄露出些許柔軟。
      他找到了他的雪中花,他拼盡一切要得到他,也要護住他。
      他像是最會偽裝的老辣獵手,小心翼翼接近他的珍寶,冷冽的嗓音透著別樣的誘惑:“林渡,你抽煙,不太乖啊。”

下載地址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