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純愛耽美 > 這位王爺你醒一醒
這位王爺你醒一醒

這位王爺你醒一醒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253.37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0-29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77家的喵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衛衍親自帶人進城補充糧草,非但帶回了糧草,還意外撿回一位落魄公子。
      起初,衛衍以為此人是因身體不適才一直昏昏欲睡,將人帶回帳中讓軍醫診治卻未發現任何病癥。
      當他想將人送離時才發現,這位一日至少睡上十個時辰,名喚子穆的落魄公子似乎是徹底賴上了他,亦或者說,賴上了他的床?
      堂堂鎮北大將軍淪為暖床人,關鍵他看著簡陋床榻上那長眉若柳,膚賽白瓷的俊美男子,竟絲毫不覺排斥。
      許多年之后,朝堂之上,衛衍看著一身華服背手而立的冷峻愛人,依舊覺得十分不可思議,他八百年難得發作一次的善心,竟讓他娶回了冉郢(ying三聲)國最受子民愛戴的永安王爺。
      本文雙視角,將軍攻X王爺受,大家不要站錯CP噢
      【生子文,生子文,生子文,重要的事說三遍,雷者慎入】
      【微博:一只懶癌晚期喵,有事斷更會在微博說明,大家可以關注一下(づ ̄ 3 ̄)づ】

      內容標簽: 強強 生子 宮廷侯爵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邢辰修(子穆),衛衍 ┃ 配角:邢辰牧,卓影,華白蘇 ┃ 其它:甜文,甜文,甜文
      “噗。”陳子穆笑出了聲,“好大的酸味啊。”
      衛衍抿了抿唇不說話了,只是面上露出幾分委屈的神色來。
      陳子穆見他似乎真介意,也不再玩笑,認認真真解釋道:“二傅心思單純,見我懂醫,又治好了呂將軍的毒,心中有些崇拜之情,他對我可真不是那方面意思,你若實在介意,我日后注意些就是了。”
      “而且啊,說他每次見我眼睛就黏在我身上可真是冤枉我了,我們三人一起的時候,他分明是懼怕你才每每都只能看我這頭。”陳子穆伸出兩個手指將衛衍的兩邊嘴角向上牽了牽,“你不笑的時候是挺嚴肅嚇人的。”
      衛衍哭笑不得的捏住他作怪的手,順勢親了一口,問道:“那子穆怎么從來不怕我呢?”
      李徒和呂義水也常說他不笑的時候看起來有些兇,但似乎從陳子穆第一次見他起,便從未露出過懼怕的表情,與他交談時也一直是平和有禮的樣子。
      “因為知道阿衍不是壞人啊。”陳子穆一邊替他上藥一邊回答著問題,“何況...你不是已經大概猜到我身份了,我怕你做什么?”
      從昨天兩人確定關系起,衛衍一直有意在回避這個話題,沒想到陳子穆會主動提及,他沉默了一會兒才道:“也是,不過昨日,那位章太醫倒是有些怕你,今日大概也是有意避開了。”
      只是對方到底是畏懼他,還是怕穿幫暴露了他的身份,衛衍一時間也有些難以確定。



    第25章 嗜睡
      “沒事,他不來也好, 免得年紀大了經不起刺激, 再嚇出個好歹來。”陳子穆替衛衍重新包好紗布,剛要說什么, 恰巧外頭的人送了藥碗進來, 他便收了聲。
      衛衍喝藥很快, 一碗墨色的藥汁下肚連眉都沒皺一下, 喝完隨手就將藥碗遞給那名近衛,示意他可以離開了。
      陳子穆拿帕子替他抹去嘴角的藥漬, 問道:“苦嗎?”
      衛衍沒直接回答, 伸手摟住了陳子穆的腰, 湊近了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要不要嘗嘗?”
      哪知陳子穆明白他的意思后并不躲閃, 反倒主動將唇貼了過去,這下輪到衛衍嚇了一跳,趕緊側了側頭, 那吻便落在了他的臉頰上。
      “我逗你呢, 怎么聽不出, 好好的別沾一嘴苦味。”
      陳子穆不回話,雙手捧著他的臉執意吻了上去。
      衛衍無法,只得由著他攻城略地, 直到那苦味消逝在兩人唇舌交融間,陳子穆才退開了身:“阿衍有沒有聽過,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有苦自然也要一起吃。”
      “這話哪里是這樣用的。”衛衍感動之余又有些舍不得,倒了杯溫水遞到他嘴旁,“快漱漱口。”
      陳子穆乖巧地就著他的手喝了水,在口中漱了漱后吐到一旁衛衍端來的盆中。
      衛衍自己也漱了口,想起什么,回身問道:“剛剛來人之前,你想說什么?”
      其實衛衍不提,陳子穆也正打算要說,他拉著衛衍到床邊坐下,將頭輕輕靠在對方背上掩住了神色,這才開口問道:“阿衍你想知道嗎?關于我的真實身份。”
      從衛衍的角度看不到陳子穆的表情,但他能從相貼的身體感受到對方不安的情緒,這對陳子穆來說是十分少見的。
      “你想說嗎?”最后他這樣問。
      陳子穆環在他腰上的手緊了緊,最后仿佛下定決心般認真道:“如果你想知道,我會如實告訴你的。”
      “子穆,以我們現在的關系,說不想知道實情必然是騙你的。”衛衍將人從背后牽到身前,安撫地拍了拍他的手背,“但是我可以等著,等到你覺得已經可以坦然告知身份的時候,再來聽你說明也不遲。”
      陳子穆沉默了許久,最后微啞著聲說了句:“謝謝。”
      “跟我道什么謝。”衛衍輕輕揉了揉他的腦袋,“別想那么多,上頭那位若是有什么指示,你照做便是,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就開個口,比起這些,從我私心來說,我更希望你能開心一些,不要有太多壓力,這才是最重要的。”
      “嗯。”陳子穆應了一聲,把自己靠進衛衍懷中。
      其實并不是陳子穆矯情,連身世都不愿告訴衛衍,而是許多事,他根本無從說起,包括此行的目的。
      到目前為止,他沒有收到邢辰牧任何實際的指示,也不知對方差他來這軍中的真實原因,他又該如何向衛衍解釋?
      說當今圣上不信任他們衛家,害怕功高震主?還是說,圣上為防他衛衍勾結叛軍,所以特意派自己前來監視?
      別說這些本就不是邢辰牧的真實想法,就算真是,他也斷不可能直接說與衛衍聽。

下載地址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