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純愛耽美 > 除了錢我一無所有[穿書]
除了錢我一無所有[穿書]

除了錢我一無所有[穿書]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314.49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9-11-01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今夜來采菊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穿越成小說里的天煞孤星男主角,顧小天內心是崩潰的。
    他雖然有大別墅,大莊園,跑車,豪表,金鏈子,以及數不清的錢,但是他一點都不快樂。
    天煞孤星體質讓他沒有任何親友,凡是接近他的人必然會有血光之災,輕則進醫院重則火葬場。
    他只能孤單寂寞的被迫冷酷,和所有人保持距離。
    然而顧小天最接受不了的還是他狂拽酷炫吊炸天的男主角名字。
    顧笑天。
    笑你媽,讓你笑。
    每天靠著數錢勉強度日的顧小天,在自殺邊緣徘徊的顧小天,在那個晴空萬里的下午,終于有了朋友。
    原著里清貧善良,視金錢如糞土,無畏生死也要溫暖他寂寞人生的女主角……她同父異母的惡毒弟弟。
    “年輕人,你不怕死嗎?”
    “我命硬。”

    內容標簽: 年下 穿書
    搜索關鍵字:主角:顧小天,李時昂 ┃ 配角: ┃ 其它:穿書

    作品簡評:
    顧小天穿越成了小說世界中自帶煞星體質的霸總男主,為了不讓自己特殊的體質傷及無辜,十四年來他被迫冷酷,和所有人保持距離,忍受漫長的孤單寂寞。直到原著中女主偽善又虛榮的惡毒弟弟出現,得知弟弟不受煞星體質的影響,顧小天生出讓他陪玩的心思,然而他身邊朋友眾多,能分給顧小天的時間寥寥無幾,直男霸總為求玩伴,竟……本文腦洞大開,邏輯清晰,環環相扣,人物性格鮮明,內容飽滿充實,非常值得一閱。
      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特別滿意的彎了彎眼睛,“因為我支持虎鯨呀,要不然虎鯨今天不會輸的,罰球居然不進,也太倒霉了……”
      李時昂喝了口酒,笑的更肆無忌憚,活脫一個壞到血骨里的痞子,“是這樣啊。”
      “嗯。”顧小天打了個哈欠,砸吧著嘴眼里淚光更濃,明明很想睡,卻強撐著打起精神,“我們一會去網吧包宿吧,我還差一塊碎片了。”
      “等你稍微清醒一些的。”
      酒杯唾手可得,醉酒的人又怎么會清醒。
      見酒碗見底,李時昂喚來服務生,“再來一碗。”
      “先生,小店一點半打烊。”
      “我知道了。”
      服務生很快又端來一碗,里面的玫瑰花瓣依舊嬌艷,與小天哥哥眼角的顏色無異。
      李時昂看著他舀酒時顫悠的手,體貼的接過了木勺,“我幫你。”
      “謝謝。”
      他漆黑的瞳仁映照著夜里的燈光,橢圓飽滿的臥蠶上有一顆淺淡的紅痣,分明是精致到高高在上不近人情的長相,偏笑起來有種往人心里鉆的稚氣可愛,李時昂搖搖頭,將紅亮清透的液體“嘩啦”的倒入小碗中。
      顧小天來者不拒,沒一會就把那一碗喝光了,至于剩下的,李時昂獨自包圓,沒浪費一滴。
      一點半,燒烤店里準時關了燈,服務生要下班了,他們可以在這坐到天明,但得把賬先結了。
      有一個外人在,顧小天就不笑,他坐在那里,嚴肅的讓服務生一個勁解釋,“不好意思啊,今天老板有事不在,所以才提前打烊。”
      “沒事,多少錢?”
      “五百二。”
      這數字……
      李時昂伸手摸了摸口袋,空的。
      他把手機扔在小天哥哥的車里了,這么長時間,居然一點沒發覺,“你的車鑰匙呢?”
      顧小天直接把自己的錢包扔給他,李時昂也不客氣,打開后從里面翻出幾張百元現金,服務生接過,進店里找零。
      等待的功夫,李時昂看到了錢包里的身份證,看有效期限是四年前辦的。
      十八歲的小天哥哥,像一顆尚未長開的青澀果子,還有點嬰兒肥,可不知為何,他的眼神沉靜且寂寥,半點不似十八歲該有的模樣。
      “先生,您的找零……嗯,需要我幫你們聯系代駕嗎?這一片酒駕抓的很嚴。”
      “不用了,你知道最近的酒店在哪嗎?”
      “從這往前走,步行十分鐘左右有個醫院,酒店賓館什么的可多了。”
      “好,謝謝你。”
      李時昂把顧小天的錢包手機車鑰匙都收好,繞到他那邊,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能走嗎?”
      他不說話,也不動,偷偷看一旁的服務生。
      眼珠轉動的太明顯了。
      李時昂蹲下身,握住他的手腕搭在自己肩上,臨要背起來前,壓低聲音警告道,“小天哥哥,你如果吐在我身上,我就登陸你的游戲賬號,把鑰匙碎片全部銷毀掉。”
      鑰匙碎片是不可交易不可銷毀的。
      “不要。”
      “那說好了,千萬別吐。”
      “嗯。”
      李時昂輕笑一聲,背著他走上了空無一人的馬路,寂靜的夜里,耳邊只有淺淺的呼吸聲。
      怕他睡著了第二天會感冒,李時昂便托著他往上顛了一下,“唔……”
      “你好輕啊。“
      顧小天醉的徹底,可潛意識里仍容不得有人說這樣的話,“我很重,好嗎,我能打中鋒。”

下載地址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