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靈異懸疑 > 懸疑偵探 > 大唐懸疑錄3:長恨歌密碼(出書版)
大唐懸疑錄3:長恨歌密碼(出書版)

大唐懸疑錄3:長恨歌密碼(出書版)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237.34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5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唐隱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楊貴妃究竟死于馬嵬驛,還是逃生日本?
    大詩人白居易根據楊貴妃的秘聞寫就名篇《長恨歌》,不想竟引來殺身之禍。各路僧、道、官、匪先后出動,齊齊盯上了《長恨歌》中的明文暗碼……
    大唐元和元年(公元806年),詩人白居易與友人陳鴻、王質夫到馬嵬驛游玩。在皇太后族兄王質夫所講的宮中秘聞的激發下,白居易一氣呵成寫下千古名篇《長恨歌》。文人陳鴻也寫了一篇傳奇小說《長恨歌傳》。
    十年后,被貶江州的白居易在潯陽江頭聽到一名中年歌女彈奏琵琶,驚為神曲,遂寫下名篇《琵琶行》相贈。不料此女將隨身的紫檀琵琶回贈白居易,向他發出警告后突然投江。不日,大明宮急急傳來消息,王質夫下落不明,太常博士陳鴻家中人去樓空。
    白居易受到什么危險?大明宮中發生了什么?女神探裴玄靜陷入玲瓏困局。在仔細回顧蘭亭序案和璇璣圖案發生的一切之后,裴玄靜將視線集中到了六十年前馬嵬坡下的宮廷迷案上。一時間,潛藏在暗處的僧、道、官、匪盡數出動,明與暗的較量、新與舊的殺戮瞬息上演在大唐帝國的每個角落。
    當謊言即將揭穿、各方勢力浮出水面之時,《蘭亭序密碼》和《璇璣圖密碼》鋪墊的大懸念終于轟然引爆……

      “是啊!”韓湘也說,“我知道通州西南的盤龍山中有一座小無量觀,觀中住持無量道長曾與我一起在終南山修道,彼此相熟。我們不如就去他那里,誰都想不到的。”

      裴玄靜點頭:“可以。正好這里還有一匹驢子,就讓微之先生騎上。雖然走得慢些,但只要小心隱匿蹤跡,應該不會被人發現。”她上前攙扶元稹,“微之先生,我們必須立刻動身,不能再耽擱了!”

      “不!”元稹一把推開裴玄靜,扶著樹干站起來,“我……我絕對不會跟你們走的!”

      “微之先生!”

      “你們、你們休想再騙我……”

      “我們真的沒有惡意啊,微之先生。我們是來幫你的。”

      “我不相信你們!”元稹從地上抓起一根樹枝,朝著裴玄靜亂揮,“你不要過來,退后!快退后!”

      裴玄靜心急如焚,在此越多羈留一刻,危險就越增多一分。而且整樁事情撲朔迷離,沒有元稹的配合,她連究竟是誰,出于什么目的要加害他都無從判斷,當然更加無法想出對策來。而今之計,唯有趕緊保護元稹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再細細分析原委。

      可是現在元稹被接二連三的變故所驚,已然昏了頭,分不清敵友是非了。而她又實在找不出理由來說服他,證明自己的身份。難道,非得要她透露出皇太后的隱情嗎?但是就算說出來,元稹會相信嗎?

      突然,裴玄靜聽到身邊的韓湘大聲道:“玉龍子!”

      玉龍子?她沒聽懂他在說什么,可是元稹就像被這三個字下了咒似的,瞬間不動也不叫了,只管直勾勾地盯住韓湘。

      韓湘朝元稹深深一揖:“微之先生,在下韓湘,是天臺山馮惟良道長的弟子。此行韓湘奉馮道長之命下山,特為守護玉龍子的秘密。現微之先生因玉龍子遭歹人謀害,保護微之先生實乃韓湘之責。請微之先生無論如何要相信我,相信我們!”

      裴玄靜驚呆了。

      卻聽元稹長吁口氣,手中的樹枝“嘩啦”落下,雙腿一軟坐倒在泥地中。

      8

      破曉時分,三人終于抵達了小無量觀。元稹騎的毛驢走得慢,然他本已十分虛弱,勉強支撐在驢背上,也實在快不了。所幸一路之上沒有碰上追兵。韓湘雖不識路,總算還知道大概方向。當東方泛白之際,他們在路邊看到了盤龍山的界石。

      僅有一條荒草離離的林間小道入山。走不多久,前方一道曙光升起之處,正是小無量觀的山門了。

      “到了!”韓湘興奮地喊道。

      緊接著就聽到“撲通”一聲,元稹從驢背上重重地摔了下去。林間晨鳥受了驚擾,紛紛啾鳴著沖上云霄。

      從小無量觀中跑出來幾名道士,與裴玄靜、韓湘一起將元稹抬入觀中。元稹雙目緊閉,蜷縮著身體一個勁兒地發抖——瘧病又發作了。他能一直堅持到這會兒,委實太不容易了。

      韓湘匆匆向無量道長解釋了幾句,道長便命人去取觀中所備的藥物。原來通州易發瘧病,道觀藏有自己的草藥秘方,如今正好給元稹用上。

      好一番忙亂之后,元稹終于蓋著厚厚的棉被躺下了。服下的湯藥要等半個時辰左右才能起效,所以他還得忍受一段時間寒戰的折磨。裴玄靜不放心,便守在他的身邊看護著。

      韓湘推門而入。方才他和無量道長單獨交談去了,此刻返回房中,來到裴玄靜身旁坐下發呆。

      裴玄靜朝他瞥了一眼,韓湘便苦笑道:“靜娘,我知道你想問什么。”

      他主動地老實交代起來。

      原來韓湘修道,師承的便是他對元稹提及的天臺山馮惟良真人。馮惟良最早在衡山入道,后在青城山跟隨羅公遠的再傳弟子羅義堂修煉,得授三清秘訣。羅義堂在永貞元年羽化后,馮惟良便離開青城山,先后云游峨眉、衡山、茅山和終南山等地,最后在臺州的天臺山中隱居下來。韓湘在終南山中求道時遇上馮惟良,馮惟良贊賞他的根骨,將他收為弟子。馮惟良去天臺山隱居時,不許任何弟子隨行,韓湘只得自己繼續修道,但一直以書信方式向師父求教。元和十年,韓湘經叔公韓愈的推薦為裴玄靜送親,隨之卷入有關《蘭亭序》和《璇璣圖》的一系列迷案中。《璇璣圖》一案之后,韓湘與聶隱娘夫婦分手,本打算向師父請求上天臺山修煉,卻意外地收到了馮惟良的一封信。

      在信中,馮惟良給韓湘安排了一項秘密任務——是有關玉龍子的。

      “玉龍子?”昨夜,裴玄靜還是頭一回聽到這三個字,似乎通州刺史夫人的死也與之直接相關,“那是什么?是一個人還是一件物?”

      韓湘嘆道:“那是一件極其珍貴的寶物。它代表的是自大唐建國至今兩百年中,李唐皇家與天下道門之間最隱秘又堅固的聯系。”

      玉龍子,其實是一塊形似飛龍的玉石。雖大小不及數寸,但溫潤精巧又極其堅固,非人間所能有。據說當年張天師得道之時,太上老君將玉龍子和《正一盟威符箓》一起賜給了他,讓他在人間推行道教的真理,并將玉龍子作為凝聚天下道眾的神圣信物。后歷經數代傳承,到了隋末大業年間,玉龍子輾轉落入當時的樓觀道道長岐暉的手中。岐暉本人的道行算不得深厚,卻具有審時度勢的超凡眼光,看出以晉陽為基地的唐國公李淵將成大事,從大業七年起就積極與李淵的二公子李世民聯絡,到處宣稱“天道將改,當有老君子孫治世,此后吾教大興”。岐暉更將道門至高無上的信物玉龍子贈予李世民,代表整個道門向他表示了毫無保留的支持。

      李世民得到玉龍子后,如獲至寶,命愛妻長孫氏小心保管。長孫氏便一直將玉龍子收藏于隨身的衣箱中。大業十三年,李淵起兵反隋至蒲津關時,岐暉興奮無比,宣稱:“此真君來也,必平定四方矣。”干脆改名為岐平定,率領了樓觀臺中的近百名道士去蒲津關接應,并將觀中存糧悉數資助了唐軍。李淵稱帝之后,果然大大地報答了樓觀道,不僅親臨祭祀,還賜地授錢,樓觀道一時風光無限。

      尤其令人咋舌的是,道士岐平定的眼光之準,不僅在于他支持了晉陽李氏,還在于他早早地就把寶押在了李淵二子李世民的身上。與之相反,當時佛門支持的卻是太子李建成。結果,武德九年時,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殺死太子李建成,并很快逼李淵退位,最終登上了皇位。

      李世民登基后,極力抑佛揚道,就因為道門從一開始便堅決地站在了他這一邊。

      玉龍子,正是這種支持的神圣象征。

      貞觀二年,李世民的第三嫡子李治誕生于長安太極宮中。三天后,長孫皇后取出珍藏的玉龍子,系在嬰孩的珠珞襁褓之上。此后,玉龍子便一直伴隨在李治的身邊。李治登基之后,追封老子為“太上玄元皇帝”,定《道德經》為上經,并正式把道教定為國教,道教從此走入歷史上最輝煌的時期。

      武則天掌權后,為了打擊李唐,開始大力弘揚佛教,道教受到壓制。但武則天到晚年時,還是親手將玉龍子賜給了孫子李隆基,稱其有太平天子之相,以示放棄武周,仍然回復李唐社稷。

      李隆基即位,更加不遺余力地壯大道教聲勢。道士們常常被請為座上賓,出入興慶宮,與皇帝談玄論道。玄宗皇帝還開設道舉,以“四子真經”開科取士。他甚至親自為《道德經》作注,頒示天下。每當京城祈雨的時候,玄宗皇帝便會對著玉龍子虔誠祈禱,必有靈驗。

      小小的一件玉龍子,就這樣連接起了人間與天界、皇帝與神仙、李唐與道門。

下載地址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