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純愛耽美 > 落雅
落雅

落雅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45.09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3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西寧子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番外未完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弟弟會愛上自己。
    我也從來沒有想到,我會愛上自己的弟弟。
    或許一開始就錯了,我不應該對你如此忽視,你也不應該對我如此依賴。

      繞過拐角,我刻意放慢了腳步,然后我就看見了洛非已經做到了徐落凜身邊,聲音溫柔:“凜,你干嘛對那個女人那么好……”

      徐落凜的回答我沒有聽到,或許那個回答對我來說并不重要。

      沒有去徐落凜的房間,我打開了客房的門,很干凈,看來家里的傭人一直都在收拾。

      洗了澡吹了頭發,捂著被子拿著徐落凜給我的手機,款式樣子格外新奇,輕輕觸屏就可以點進自己想要的界面,我翻了翻通訊錄,里面很少的人,觸及到“葉秉文”三個字時,我微微地停頓,也不知道記憶里的那個小胖子現在變成了什么樣了。

      老實說,這種感覺很奇怪,一覺醒來,你身邊的人包括自己都已經長大了,而你卻根本來不及接受這種變化,心智還停留在年少,可是自己卻已經不再青春。而你身邊的親人早已經改變,就像我的父親,昨天他還在問我去三亞玩要做些什么,今天睜開眼睛,他卻已經變成了一塊碑。

      放下手機,我捂著被子坐到飄窗上,看著外面沉淀的月色,一時間有些失神。

      我的小凜已經長大了,失去了我記憶里的模樣,也不再依賴他的姐姐,能夠獨當一面了。

      而我呢,我這樣,算什么呢?


      第9章 落幕之雅9

      清晨,房門被輕輕敲響。

      我睡意朦朧:“誰啊?”

      門口傳來一聲略帶笑意的回答:“是我。”

      你是誰啊,推開被子,汲拉著拖鞋,我打著哈欠慢吞吞地打開了門,穿著白色襯衣黑色長褲的妖孽男人正一臉溫柔地看著我,“睡得好嗎?”

      看到他那張臉,我愣了愣神,大腦停頓了片刻,然后我慢慢反應過來,這是已經長大的徐落凜,我低頭看向他手里的餐盤,只覺得世界都玄幻了。

      點點頭,打開門讓他進來,我甩掉拖鞋又往床上爬,徐落凜放下餐盤拖住了我拉被子的手,他輕笑著開口:“不能再睡了,姐姐。”

      眼前的這個男人,面容算得上完美了,狹長鳳眸,高挺鼻梁,紅潤嘴唇,一張臉白皙俊美,仿佛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喜怒嗔癡都讓人覺得好看,而這樣的男人卻是我的弟弟。

      這樣的徐落凜在面前,讓我根本毫無抵抗力,掙脫他握著我的手,我坐起身:“那我去洗漱。”

      光著腳踩在地板上,我近乎逃跑一般縮進衛生間,看見鏡子里面臉色蒼白,眉眼精致的女人,一時間覺得格外陌生,老實說,我和徐落凜長得很像,尤其是一雙眼睛,都是鳳眸,唯一不同的就是,我的眼睛很大,眼尾微平,瞳色深咖,睜大眼睛時有種無辜的味道,而徐落凜則是狹長的,幽深如墨的瞳孔格外勾魂攝魄。

      和他一比,我還算精致的五官只能算清秀了,有些不習慣地撫上鏡子里女人的臉,眼底有些濕潤,我低下頭慢慢地擠上牙膏,任憑溫熱的淚水滴落在水槽里。

      洗完臉,我走出浴室,徐落凜正站在窗前,修長挺拔的背影格外好看,聽見我的腳步聲,他轉身對我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妖孽的面孔加上那個笑,他身后的窗框里綠樹成蔭做了最好的背景,就像一副古典的油畫,好看得無以復加。

      看我呆呆地盯著他,徐落凜輕輕笑了起來,他走過來摸摸我的臉,溫熱修長的手指輕撫敏感的皮膚,讓我不由得戰栗一下:“姐姐,快點吃飯吧。”

      這一聲姐姐叫得我頭皮發癢,慌亂地點頭,我轉身就去拿過餐盤,一杯牛奶,一份三明治,三明治不夾生菜,是我喜歡的口味。

      端著牛奶喝了一口,我抬頭看向盯著我的徐落凜:“怎么了?”

      徐落凜搖頭,他坐在我旁邊,伸手摟住我的肩膀:“姐姐,感覺你老是在逃避我。”

      感覺摟著我的手臂接觸的皮膚仿佛有密密麻麻的小蟲子在咬我,我不自在地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低頭慢慢咀嚼,躲開他的視線:“沒有啊,怎么會呢。”

      徐落凜笑了,他用手指擦了擦我嘴角的沙拉醬,然后把手指放進了嘴里,從始至終,他都緊緊地盯著我的眸子,看著他這一系列動作,我覺得自己被雷得外焦里嫩,我和他的關系已經親密到了這種地步了嗎?這不是姐弟之間該有的動作吧?

      還有上次剛剛見他的時候,他竟然吻我,還把手伸進我的衣服里,當時只覺得陌生與不適,現在想來,這根本不是姐弟之間該有的動作。

      看我若有所思,徐落凜伸手撫了撫我的臉頰,“怎么了,姐姐在想什么?”

      搖搖頭,我垂眸,視線卻落在了他的鎖骨,未扣扣子的領口露出大片白皙細膩的肌膚,而鎖骨的那個淺窩里,有一個泛著紅色的吻痕。

      這下我就是再笨,都能想到徐落凜和那個男人是什么關系了。

      躲開他的手指,我把杯子放回托盤然后推到一邊,“不吃了。”

      徐落凜笑了笑,他拉住我的手,“怎么了,不和胃口嗎?”

      我抱住被子搖頭,閉上眼睛不想說話。

      “姐姐,”從身后摟住我的腰,徐落凜把頭擱在我肩膀上,“是不是心情不好?”

      語氣溫柔甜膩地能夠毒死一頭大象,我忍住身后密密麻麻的冷意,伸手推開他,我縮到另外一邊,“落凜,你已經長大了,不能和我這么親密了。”

      徐落凜靜靜地看著我,眼里一晃而過的冷意讓我瞬間頭皮發麻,但是只是一瞬間,快得讓我幾乎以為是錯覺,他眼里又浮現出那種溫柔的笑容,“好,姐姐也知道避嫌了,看來長大了的小凜不是很討姐姐的喜歡啊。”

      “不,不是,”我抓緊手里的被子,有些艱難地開口,看著他那張漂亮的面孔上顯而易見的委屈,只覺得胸口猛然升起一團內疚的火焰,“沒有不喜歡你,你別想多了。”

      徐落凜看著我,“真的?”

      我點頭,為了表示誠意,我推開被子伸手輕輕地抱住他的脖子,肌膚相觸,那種密密麻麻的涼意又從后背升了起來,忍了忍,我還是決定不放手了。

下載地址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