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言情耽美 > 純愛耽美 > 旖旎人生之云泥
旖旎人生之云泥

旖旎人生之云泥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48.89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3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燕雀之志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我們都是彼此心里的云,自己腳下的泥
      “我就不去了,懶得動。小偉啊,你跟著一起去吧,XX寺景色很不錯的。”龍父說。

      “我回去看看,要是課不多就一起去。”云偉說。

      “梅梅,你想不想出去玩玩?”龍父又問杜梅梅。

      “佛門凈地,我帶個她去算怎么回事。”龍飛說。

      “kao,我怎么了!”杜梅梅似有慍怒。

      “你說你怎么了。”龍飛扒拉著飯,頭都沒抬。

      “你把話給我說清楚!”杜梅梅啪一聲把筷子拍在了桌上。

      “梅梅,不去就不去,等過一陣子我陪你去。”龍父的圓場顯然不高明,杜梅梅聞言怒火更甚,臉憋得通紅,飯也不吃就回了房間。

      龍飛冷哼了一聲:“幸好我媽死的早。”

      龍父一聲嘆息,不再接話。作為局外人的云偉和江齊也只能裝聾作啞。


      第10章 出游

      為了就和云偉,龍飛特意把去XX寺的時間改在了周末。嚴茹一聽是跟龍飛他們一起,便不肯來,云偉心說,正好,落個清凈。本來4個小時的車程,因為節日習慣性擁堵變成了6個小時,跟他們一同被堵在車流里的,還有一個婚車隊,一水兒的黑色奧迪。

      “新郎新娘遲遲不到,賓客們肯定都快餓死了。”江齊小狗一樣扒在后排車窗上朝外看。

      “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那么能吃。”龍飛打趣他。

      “我可不算能吃,我們班一姑娘一頓能吃四個饅頭,她男朋友實在受不了她的飯量,跟她分手了。就前幾天的事兒。”江齊一臉認真地講著八卦。

      “想分手,什么都能成為理由。”云偉說。

      “就是。想當年我被女朋友甩,理由是我分不出來十塊錢的口紅和一百塊錢的口紅有什么區別,讓她覺得自己是在對牛彈琴。”像在講別人的事情一樣,龍飛笑出了八顆大白牙:“其實,根本不是因為我分不出,而是因為我買不起。”

      “什么時候的事?”云偉問。

      “十六七歲吧,還沒找著我老爸的時候。”龍飛說一半停了一下,打輪并入另外一條車道:“她要是再能等幾年,別說一百,就是一千,我也買得起了。”

      “你和你爸……”云偉猶猶豫豫開口。

      “我爸在我小時候進城打工,再沒回來,我和我媽在老家。后來我媽病了,我就帶著她到處尋醫問藥,最遠走到了HN。”龍飛點了根煙:“我媽就死在HN,之后我回到GS找我爸,本來沒抱希望,誰想到還真就找到了。”

      “HN啊……我沒去過,不過我曾經一個同事是HN人。”云偉故意岔開話題:“這個同事的經歷也挺有趣的。我大五去二院實習認識的,叫梁實。”

      “哈哈,名字就挺有趣。”江齊應和。

      “實在的實。”云偉接著說:“當時的科主任為了拿藥販子的回扣,換了一種臨床常用藥的牌子,功效差不多,單價卻貴了,大家都知道這里面不能見光的貓膩,只是可憐了看病的窮人。梁大夫嘴比較碎,私下里抱怨合同工累死累活拿不了幾個錢,科主任卻拿藥販子回扣拿到手軟,不公平之類,沒想到,他的話讓路過的主任聽了個正著。主任倒也沒為難他,就是晾著,不跟他說話,開會也不通知他,手術當然是不讓上了,科里人見風使舵,對他不咸不淡,梁大夫深感前途無望,堅持了大半年后,辭職去了北京。剛開始還時不時會給我打電話,但生活環境畢竟不同,共同語言越來越少,也就不怎么聯系了,據說梁大夫在北京混得不錯,私立醫院工資高,沒幾年就在老家買房了。”

      “挺好的,人啊,不被逼上梁山,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幾分本事。”龍飛感嘆。

      “那個科主任居然玩冷暴力!”江齊說:“貴圈真是高深莫測。”

      云偉樂了,轉過身對江齊說:“小江同志,以后你也將會是‘貴圈’中的一員,別美了。”

      “那我還不得被玩死!”江齊做恐懼狀。

      這次出游,并沒有云偉預想的那么有趣。陪著他們吃過午飯后,龍飛就一頭扎進了住持的房間。江齊帶著云偉四處轉了轉,講完了古樹、深井和梨樹花海的典故之后,便也沒什么去處了。二人回到寺院,尋了陰涼處坐下,看著香客們絡繹不絕,倒有種鬧中取靜的愜意。

      “小齊,你對這里倒是蠻了解的嘛。”云偉說。

      “我幾乎每年都來三四趟,一共來了不下二十次。”江齊仰頭向天,閉目養神。

      “還真是情有獨鐘。”云偉挪了挪,靠在身后的大樹上。

      “我哥生理心理都有潔癖,他老覺得自己罪孽深重,一段時間不來就難受。”江齊說。

下載地址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