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靈異懸疑 > 懸疑偵探 > 只有警察知道:刑兇筆記(出版書)
只有警察知道:刑兇筆記(出版書)

只有警察知道:刑兇筆記(出版書)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小:174.06 K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8-08-29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馬拓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這部推理小說以幽默樸實的基調,塑造了兩個風格截然不同又被迫捆綁在一起破案冒險的小刑警。推理很復雜,總在不經意間引爆笑點,又忽然回歸緊張。―[email protected]警察蜀黍
    喜歡故事中每一個立體的警察形象,糾結著當中絲絲入扣的案件。我想說,這種鮮活和瘋狂,嚇得我瓜子都炸了!―[email protected]江南警哥
    這是一部超帶感的推理小說,如果你想歡快地動腦子,就一定別錯過。―[email protected]警影黑帶
    基層刑偵中的苦中作樂、驚險刺激和腦力勞動在故事中體現得一覽無余。有時候煩透了孫小圣這個惹事精,有時候又對李出陽的男神范兒特別不屑。但倆人搭檔在一起的化學反應讓整部作品妙趣橫生、扣人心弦。―[email protected]瀘警小陳
    為什么孫小圣這家伙還沒被刑警隊開除?為什么李出陽總能屢破奇案?為什么他倆會搞到一起去?為什么破了這么多案子,倆人還是水火不容?信息量太大,所以我要先吃包辣條。――新浪名博@龍城捕快小湯
      “不是你弄的吧?”李出陽瞪著孫小圣。
      “我弄的我賠!”孫小圣最煩他當著外人耍威風。
      公雪知趣地離開,孫小圣也邁大步要走,宣告新一輪的冷戰開始。李出陽一看不行,這有悖于自己最初的計劃,馬上拽住他,攤開手,里面正是一把已經壓彎了的鑰匙:“你看看這是什么?”
      小圣一蹦三尺高:“在哪兒找到的?”
      出陽回頭指指門口的上方:“就在門框上面。”
      “這么說,兇手就是吳昌紅了?”
      “是她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光憑一把鑰匙也不能完全定性。先去找老薛匯報一下情況吧。”
      薛隊正在和派出所民警溝通,他們幾人基本都認為這是一起意外,給每個人做完筆錄后探討著怎么收尾。如果是意外事件,那么只需要由公安機關監督著善后即可,接下來死者家屬就可以直接走民事訴訟。幾個人正說到這一塊兒,李出陽跑過來把老薛拉到一邊,說了他們的懷疑。老薛眉頭一皺:“有這種事?帶我上樓看看。”
      出陽和小圣帶著老薛上樓轉了一圈,老薛自己琢磨了半天,也算基本認可了他們的推測:“那就把吳昌紅叫來問一問吧。聽公雪說,這個人確實和賈玉丹有過矛盾。”
      他們把吳昌紅帶到那間監控室里單獨問話,吳昌紅平時就話少,緊張起來更是無言以對,倆眼珠子要么靜止不動要么左右亂轉,好像十分恐懼。薛隊為慎重起見,特地向派出所借了一名女民警在側,防止她做出什么出格的行為。有一次也是個女事主,因為醉酒在警隊大出洋相,老薛過去阻攔,她竟然三下五除二將上身脫個精光,讓老薛拿著碳素筆給自己設計文身,不設計就不穿衣。后來沒轍,燦燦給她畫了只美羊羊,她這才一邊說“這麒麟真虎實”,一邊滿意地套上外衣。所以現在但凡有女性被詢問者,甭管大事小情,都必須找個女民警或者女性旁證在場。
      薛隊問吳昌紅:“能跟我說下你和死者有過什么矛盾嗎?”
      吳昌紅低著頭,揉著衣角不說話。孫小圣記得《紅樓夢》里女性角色但凡扭捏的時候都揉衣服。越揉越可憐,越揉越無辜。大家都會了。
      “我和她,其實沒什么……”
      “其實沒什么,”孫小圣故意把頭兩個字提得特別重,“也就是說,還是有一些事情的,對不對?”
      “就是……就是那次燙頭嘛,她不滿意,后來她就沒再理過我,不過還是經常來,一般都是我們老板娘接待……”
      李出陽問:“我聽說,你家里挺困難的,對吧?”
      吳昌紅家里有兩個上學的弟弟,父親常年臥病在床,兩個月前病故了。這都是剛才在吳昌紅住處,公雪告訴他的。
      “上次賈玉丹花了一千六百塊做頭發,但并不太滿意,公雪退了她一半的錢,還扣了你五百塊工資,對吧?”出陽的意思很明顯。
      吳昌紅低下頭,沉默半天,說:“我知道你指什么!確實,她家就在這里,也是做買賣的,根本不缺這幾個錢。而我就不一樣了,每天被客人吆五喝六的,也就兩千多塊的工資,一年也就回一趟家,人和人之間就是這么不公平。而且自打那以后,她來店里看我都翻白眼,好像我真是個不值得搭理的下人一樣!”說最后幾句時,吳昌紅開始默默地流眼淚。
      “你挺恨她的,對不對?”李出陽問。
      “恨說不上,但……真的是……真的是很反感這種人,有幾個臭錢就……”她說著說著,忽然意識到什么,“你們把我叫來問這些是什么意思?”
      薛隊說:“你不要緊張,我們是來了解一下情況。”
      “了解什么情況,人不是被燈砸死的嗎?這和我們之間的矛盾有什么關系?”她好像受到什么點化一樣,瞬間反客為主。
      孫小圣擋了擋薛隊,一副劈頭蓋臉的架勢:“行了,你也別裝腔作勢了。我問你,對面那間倉庫,鑰匙只有你有,對不對?”
      “是呀!怎么了?”
      “就在賈玉丹剛剛被公雪帶去洗頭時,你上樓來這二層干什么?”
      “我……”她又開始結巴了。
      “你倒是說話呀!”她越是吞吞吐吐,孫小圣就越是理直氣壯。
      “你答不上來就是可疑。如果真可疑了,不說話也是沒用的。這點兒道理你不明白?”李出陽提醒她。
      一邊的女民警是個胖婦人,聽半天腦瓜兒跟不上,但大概也明白是這店員有事隱瞞,便好言相勸:“沒關系,你有什么說什么就行,這里又沒有你們店里的人。”

下載地址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记录